劳歌

翻翻旧日记下的文字,竟是今不如昨,迷茫浑浑噩噩,苦求一个目的,还不如曾经,起码意志坚定,心无旁骛。翻到很久很久以前记下的那句,现在依旧喜欢,再次记下:
结果在哪里,并非自身所能谋划的事,但求认真走过这一遭,以它足够呈现的气息。